不老柳

原id:无情有思,🌟的cp瞎嗑。

[灿兴]解忧杂货店

梗来自东野圭吾小说《解忧杂货店》,不妥删

==

“欢迎光临。”

推开门带起的风吹动屋檐上挂着的贝壳风铃,贝壳相击的声响伴着铃铛清脆的叮铃声,回响在这间小小的书店里。

店主是个身材适中的中年女人,保养得宜的脸上只化了极淡的妆,一头烫得微卷的发松松地束着,周身的气质与这间书店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望之便令人觉得亲切。

“小哥想找什么书?”

朴灿烈四处张望了一下:“请问Lay的《而立》还有没有?”

“还有几本的。”

作为这几年大热的唱跳歌手,Lay的自传《而立》刚一上市,就被粉丝抢购一空,连网上都暂时断货了。身为Lay的铁杆粉丝,朴灿烈把C市几家比较大的书店都跑了一遍,却只得到了书已经卖完了的回复。

他垂头丧气地离开,在街上漫无目的地东游西荡,恰巧看见了这家小书店的招牌,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走了进去,没想到还真的有。

朴灿烈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忙道:“我要一本......哦不,两本!”

“好好好你别急,书在楼上,我叫人拿给你”老板娘忍俊不禁,声音也染上了几分笑意,“帅帅啊,这位小哥要两本《而立》,你给拿下来吧。”

“哎呦喂,不要再叫我帅帅咯。”抱怨的小语气伴着清亮的声线,甜甜的像是冒着泡泡的果味汽水。

朴灿烈怔住了,这个声音实在是太过熟悉,他曾经隔着各种电子屏幕无数次听见......

那人从楼梯上走下来,一件白色的T恤,配着一条破洞牛仔裤,极其简洁的装扮穿在他身上,透着一股清爽之气。

“Lay......?!”

多年的偶像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朴灿烈觉得自己的呼吸似乎都要停滞,心脏的几乎要跳出胸口,大脑当机了半晌,才犹犹豫豫地指挥着语言系统喊出了一声“Lay”。

好傻啊我......朴灿烈有些沮丧,不过一想到自己见到了偶像,那一点小沮丧很快就烟消云散了。

“Lay前辈您好,我...我叫朴灿烈,现在正在CX当练习生。”朴灿烈深呼吸了几回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您...您能给我签个名么?”

面前的后辈有着令人歆羡的高挑身材,一双杏核眼浮动着光华,是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的长相,又是崇拜自己的同公司后辈,Lay没有丝毫犹豫地签了名,还在后面加了一句“加油!!!”。

“这本书就送给你好了。”

朴灿烈满怀欣喜地接过了那本刚签上名的《而立》,一连给Lay鞠了几个躬:“谢谢前辈!”

“哎,别别别,”Lay扶了一把朴灿烈的胳膊,小小声地自言自语了一句,“才发现我好像也变成老前辈了呢......”

Lay在舞台上和在生活中的巨大反差每一个粉丝都再清楚不过,可即使如此,朴灿烈还是被他这个小动作萌得心肝颤,倒是把之前的紧张冲淡了大半。

“前辈...为什么在这里呢?”

“我在做兼职。”Lay比了个“嘘”的手势,冲他眨了眨眼睛,“不要说出去哦。”

老板娘拍了一把Lay的背,笑骂道:“没个正经。”

朴灿烈根据两人之间的相处模式,大概也能猜测到他们是母子关系,想来Lay是难得得了假期,来母亲的店里看看。

旁边一格空着的书架上点着一支海洋味的香薰蜡烛,淡淡的味道混合着无数本书共同组成的油墨香,似乎有着静慰人心又让人留恋的力量。朴灿烈舍不得离开,却又没有留下来的理由,小小地纠结了一会儿,还是道:“那...我就先走了,阿姨再见,前辈再见。”

老板娘像是看透了朴灿烈的心思:“帅帅你去送送这位小哥吧。”

Lay显然已经对“帅帅”这个称呼彻底无奈了,嘟了嘟嘴,转头冲朴灿烈道:“灿烈啊,我送你。”

“不用了不用了...前辈这样走出去万一被人认出来就不好了...”朴灿烈一想到这里被粉丝包围的场面,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万一再有什么黑粉闻风而至,给Lay的母亲造成什么伤害,可就太糟糕了。

“唔......那我把你送到巷子口好了,这条巷子平时人也不多。”Lay一边说,一边从旁边的衣架上拿下了一件灰色的连帽衫,随意地往身上一套,再戴上帽子,“双重保险。”

朴灿烈不好再拒绝,也不想再拒绝,挠了挠头笑得一脸灿烂:“谢谢前辈。”

 

“不用谢不用谢,我们走吧。”

朴灿烈小心翼翼地跟在Lay身后,好不容易散去了点的紧张又卷土重来,只觉得连该怎么走路都快忘记,险些同手同脚。

“灿烈啊......你一直走在后面,我不好和你说话。”

朴灿烈连忙赶了两步和Lay并排,听见Lay有些轻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你身上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熟悉?”

“嗯......”Lay摇摇头,“算了,不想了。”

“你练习了几年了?”

“两年多了。”朴灿烈不好意思地笑笑,“也不知道能不能出道。”

“要相信自己哦。”Lay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当练习生的时候,有一段时间也特别迷茫,幸好有人支撑着我过来了。”

“有人?前辈的朋友吗?”

“算是吧...可惜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Lay道,“我把我的手机号码给你,如果有什么音乐或者舞蹈上的问题,我们可以一起讨论。”

“真的吗?!谢谢前辈!”

“希望以后我们能有机会同台演出。”

 

和Lay道完别,朴灿烈还有种身处梦境般的错觉,魂不守舍似的又在大街上走了许久,直到乌云将原本碧蓝的天空遮了个透,闷雷缠绕着云端一声接一声地响起,他才清醒过来。

C市的天气一贯的阴晴不定,忽降的大雨瞬间将人们对早晨晴空万里的记忆击碎,朴灿烈急急忙忙地跑进了路边的一个院子里,随手关上了院门。

几步跑到了屋檐下,朴灿烈甩了甩头发,又拿出纸巾擦去了浮在衣料表面的水痕,看见雨势似乎没有变小的迹象,不由叹了口气。

左右无事,朴灿烈四下看了看,才发现这个院子应该是已经废弃了许久,墙角杂草丛生,墙面上随处可见斑驳的污迹,连自己身旁的邮箱和牛奶箱都爬上了成片的锈色。

“啪嗒。”

倾盆的大雨中,这样细微的声响几乎微不可闻,大概是因为正好是在自己身边响起,朴灿烈才能恰巧听见。

他疑惑地看了这遍布锈斑的邮箱一眼,伸出手轻轻晃了晃它,果然又听见了方才那样的撞击声。

“难道这里面还有信?”朴灿烈自语了一句,“可是这家的主人看起来早就搬走了,若是寄给他的,恐怕这辈子都得不到回复了。”

他鬼使神差般地打开了邮箱,取出了里面的信封。说来奇怪,这院子分明像是很久没人住过了,可这封信的信封却是洁白如新,简直像是刚刚被人放进来的一般。

“拆开看看吧,要是推销之类的就不管,其他的就回一封,告诉对方这里已经没人住了,省得他等…”朴灿烈沉吟片刻,小心地拆开了信封,本来只打算看个开头没想窥探信的内容的他只扫了两行,就被吸引住了。

“致解忧杂货店:

我最近越来越感到迷茫,听说您这里可以解决别人的烦恼,我决定试一试。如果冒犯到了您,在这里先说声对不起。

我在一个娱乐公司已经当了三年多练习生了,还是没能出道……”

“对方居然也是练习生?”朴灿烈惊了一下,忍不住继续读了下去。

“我的梦想一直是成为一名唱跳歌手,可是最近因为身体问题,我接受了切除扁桃体的手术,我不知道恢复之后,我的嗓音会不会变得很难听…….

再过一个星期,公司新推出的团体就要正式出道了,如果再过两年我还不能出道,就错过了出道的最佳年龄,我大概会像垃圾一样被公司冲进下水道……

三年的练习已经花费掉了我人生中最宝贵的时光,如果再练习下去,我也许就会彻底失去走其他道路的机会,但如果就此放弃自己多年以来的梦想,我又觉得不甘心……

您觉得,我应该怎么选择呢?

期待您的回信。

一只迷茫的霸王龙”

“霸王龙?说不定对方也是Lay哥的粉丝。”

Lay喜欢霸王龙这件事可以说是每个粉丝都知道的,这哥无数次在访谈里提到自己最想扮演的就是杀手和霸王龙。

“以前在访谈里,Lay哥说过他也曾经做过扁桃体手术……”朴灿烈思索了一番,决定自己先回对方一封信。他推开里屋半掩着的门,嘴里念了好几句“抱歉”,才在书桌前坐下,找了纸和笔开始回信。

“致迷茫的霸王龙:

抱歉,我并不是这里的主人,住在这里的人已经搬走了,冒昧拆开了您的信件,先说声对不起。

我和您一样,都是练习生呢,老实说,我也经常因为在晚上想着能不能出道的事而整夜失眠,所以,我很能理解你的迷茫。

但是今天,我偶遇了一位公司里已经出道了的前辈,就是Lay,您知道他么?他给了我很大的鼓励。他和您一样,也接受过扁桃体手术,他现在的声音依然非常好听,粉丝们都称他的声音为‘汽水音’,就是像甜汽水咕噜咕噜冒着泡泡,让人心旷神怡的那种声线。

所以千万不要因为这件事失去信心。

其实我猜,在你心里一定是不愿放弃的想法更重,既然如此,不如再坚持一段时间,说不定就会有转机了呢。

不过以后的路该怎么走,还是要由自己决定。无论怎样选择,只要以后不后悔就好。

同是天涯沦人的一条鱼”

朴灿烈将写好的信塞进信封里,一抬头,恰好看见墙壁上贴着的几张剪报。

“解忧杂货店开张,烦恼和困惑,或许能在这里找到答案。”

朴灿烈粗略浏览了一下报纸的内容,大概是说这里本来是一家杂货店,店主爷爷贴了告示,愿意帮周围的人提供解决问题的意见,一开始只是有些小朋友提些稀奇古怪的问题扔进邮箱,到后来越来越多的人从因为一时好奇投了信件进去,并从答案中得到了启发,这家杂货店因此变得小有名气,甚至上了地方报纸。

朴灿烈仔细想了想,发现自己很久以前似乎确实听说过这家杂货店,但那时候他年纪又小,住的又远,也没什么了不起的烦恼,自然是想不起来这里投信件。

看来现在这家杂货店已经关门了……难道是那位店主爷爷已经去世了?

朴灿烈叹了口气,按照报纸里的写法将回信塞进了牛奶箱里。不过几秒钟,他便又听到邮箱里传来“啪嗒”一声。

刚才打开邮箱的时候里面分明只有这一封信,为什么现在还会有声音……朴灿烈惊疑不定地再次打开了邮箱,发现邮箱里竟然又出现了一封信。

“难道我刚才看错了?”朴灿烈一边小声咕哝着,一边又拆开了这封信。

“致鱼先生:

我不知道杂货店的爷爷已经搬走了……对不起,打扰到您了。

没有想到您也是练习生,谢谢您的建议,我仔细想过了,决定继续坚持下去。

我的嗓子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正如您说的那样,并没有变得像我想象中那样嘶哑,真的非常非常感谢您。

还有一件事,前辈团的演唱会有一位前辈不能出席,公司准备让我去顶替那位前辈完成他的舞蹈,这是不是意味着我出道的可能性稍微大了那么一些?

以及您提到的那位也做过扁桃体手术的歌手我之前没有听说过,问了问周围的人,似乎也都没有听说过他,他的代表作品是什么呀?我真的很想听一听。

一只待机中的霸王龙”

朴灿烈冷汗直流地看完这封信,险些生出了夺门而逃的冲动。这封信分明是给自己的回信,却如何在自己眼皮底下那么快地出现在这个信箱里……
豆大的雨滴仍然在接连不停地落下,这一点也不符合C市惯常的情况,这样的暴雨,通常很快就会停下,可自己已经在这里逗留了起码半小时,为什么雨势丝毫不减……

他抬手看了看手表,发现分针才将将移动一格,秒针则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缓慢移动着,距离自己进入院子到现在,怎么可能才过去五分钟?!

朴灿烈冒着大雨冲出了院子,打开大门的一瞬间,手表的秒针开始了正常的运转,雨水也变得淅淅沥沥。

莫非只要一关上门,这间院子里时间的流逝速度就会变得和外面不一样?

朴灿烈思绪混乱,手指一松,信纸慢悠悠地飘落,落在湿润的水泥地上,瞬间晕开了一片又一片水斑。

他慌忙蹲下来想捡起那张信纸,方才紧张之下,信中的内容他其实并没有真正读进去,而此刻,代替前辈出席演唱会这件事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身为娱乐公司的练习生,朴灿烈对娱乐圈的事情一向比较上心,他没有听说这段时间有什么知名的团体要举办演唱会,更没有听说过有哪位团体的成员要缺席演唱会,由公司新人顶替出场的事。

倒是确实有人代替前辈参加过演唱会,是好些年前,还没出道的Lay。

自称霸王龙,要顶替前辈参加演唱会,而且他没有听说过Lay……这些情况加在一起,让朴灿烈产生了一个十分大胆的想法。

会不会写这两封信的,就是曾经的Lay?而这间院子,可以联系过去和现在?

朴灿烈几乎是立刻起身冲回了院子里,三步并作两步跑进了里屋,再次提笔,写下自己给“霸王龙”的第二封信。

“致霸王龙:

您并没打扰到我,能和您通信,于我而言是莫大的幸事。只是我或许并不能在这里逗留太久,如果我以后我没能再给您回信,就是因为我可能已经离开了这里。

老天会厚爱努力的人。公司让您顶替那位前辈参加演唱会,证明公司了解您的实力,您一定可以出道的。

至于那位歌手,他与您关系匪浅。相信我,总有一天您会和他相逢。

一条可能会游走的鱼”

朴灿烈飞快地将信装好塞进了牛奶箱里,院子里的雨也停了,厚重的云层缓缓腾挪出空隙,让太阳探出身来。手表的指针恢复了正常的走速,像是从未变化过一样。

朴灿烈失魂落魄地走出院子,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新男团的人选在几个月的来回变更之后终于确定下来,朴灿烈的名字毫无疑问地出现在了新男团的名单里,发布会上,公司请来了同公司的前辈Lay 为新团助阵。

发布会有一个游戏环节,是让新男团的成员们一人准备一封信,让Lay根据信的内容和语言风格猜出这封信出自哪位后辈之手。信早就由成员们各自准备好了,只等着Lay一封封拆开。

看着Lay拿起了属于自己的那个信封,朴灿烈紧张得不行,Lay的每一个动作在他眼里都像是放慢的镜头,配合着强烈的心跳声,令他几乎有些透不过气。

“这封信会是谁的呢…”Lay冲着镜头笑了一下,“我来猜猜看...”

展开信纸的一瞬间,朴灿烈亲眼看见Lay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凝固,不可置信夹杂着喜悦几乎溢出了那双他熟悉极了的眼睛。

朴灿烈向前走了一步,笑了笑道:“前辈还不记得那条鱼?”

评论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