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老柳

原id:无情有思,🌟的cp瞎嗑。

[勋兴][勋兴衍生][梁渠x小光]溯流光(上)

梁渠x小光,先秦架空的勋x兴,前世今生梗。

“C市战国古墓发掘又有了新进展,据本报记者了解,这座古墓的主人极有可能为战国时期淳囯的第十代国君张艺兴……”

“哎哎哎还没确定呢……”杰克急急打断记者的话,“现在还没有出土任何能直接证明墓主人身份的文物,都还只是猜测,一切都要等开棺之后,找到明确标明墓主人身份的东西,如佩剑、印章、玉佩之类的,才能确认。”

“好的好的感谢陈教授的解答……”记者保持着标准的微笑,“那么开棺的工作大概什么时候能开始呢?”

“准备工作已经就绪,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今天下午开棺。”

“好的,谢谢陈教授接受我们的采访。有关淳囯古墓发掘进程的报道我们会在明天的节目中继续进行……”

挖掘现场充斥着淡淡的泥土腐朽的味道,躲在箱子里的梁渠抽了抽鼻子,不满地“喵”了一声。

箱子突然被打开,小光的脸毫无征兆地出现在它面前,梁渠凑过去蹭了蹭小光放在箱子上的手,又低低叫了两声。

“嘘……”小光紧张地四周看了看,确定没人注意这边才放下心,“哎呦喂你别闹了,万一被人发现可就完了……”

梁渠睁大眼睛一脸无辜地看着他,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心。

“叫你不要跟过来你非要跟过来……要是被人逮着了把你丢出去,我可不管。”

小光作为助手跟着陈教授一起参加这次考古发掘,这一去也不知道要多久,刚把小光追到手的梁渠自然不愿意跟他分开,可考古工作关系重大,闲杂人等绝对是不能入内的。梁渠想了想,决定抓紧一切变猫的时间,紧追小光的步伐。

“小光,你在这干嘛?”

“啊啊啊教授……我我我……”

杰克凑上来看了一眼,了然地笑了笑:“你还真是一天也离不开你家这只猫。”

……他要真是只是只猫就好了。

小光欲哭无泪。

“不过啊小光,工作呢,还是要认真一点。”杰克拍了拍小光的肩膀,“这座古墓保存得如此完好,与前几年被发现的胤国国君吴世勋的墓葬不相上下,必然会成为考古史上一次重大的发现,你要珍惜这次机会。”

小光忙不迭地点头,杰克对他的反应显然十分满意,一把揽过小光的肩,道:“走走走,跟我再去检查一遍下午开棺要用的机器。”

梁渠心塞地望着小光被拖走的背影,苦兮兮地自己用爪子合上了箱子。

喵喵心里苦,喵喵想哭,大坏蛋,捶你胸口。

巨大的棺椁静静地躺在土坑中,上面繁复的纹饰已经被岁月侵蚀失去了最初的华丽模样,却也因此带上了一种沉淀过后的雍容气韵。

外棺和内棺的棺盖被起重机逐一吊起来,想象中刺鼻的腐朽味并没有冲进每个人的鼻腔,只有淡淡的潮湿味道。

为无数人期待不已的内棺里,并不像之前许多古墓中的棺椁里一样或渗满棺液,或因腐烂已经难辨形状,这座古墓的内棺里几乎可以称得上“干干净净”,只有一柄青铜长剑,一枚白玉佩,以及因为丝质袋子和丝编腐烂而散落其中的片片竹简。

专家们面面相觑,都对眼前所见感到不可思议。杰克沉吟片刻,小心翼翼地弯下腰,取出了那柄青铜剑。

被长时间放置的青铜剑已不复数千年前金黄耀目,布满铜绿的剑身正面反面都有依稀可辨的文字。

“淳王艺兴……自作用剑……?”

小光凑上来艰难地念出了这八个已经有些模糊的字迹,随即惊喜道:“这是淳囯第十代国君张艺兴的佩剑!”

墓主人的身份得以确定,这座精美的古墓得到了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关注,尤其是棺椁中不见墓主的谜团,更是引起了无数历史爱好者的讨论。

“这么大座古墓里,硬是一具古尸都没有,既无墓主,也无陪葬……实在是太奇怪了。”小光咬着笔记录下今天的发掘情况,一边替梁渠顺了顺毛,“你说,这个淳囯国君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看了看左右无人,梁渠懒洋洋地应了句:“不知道。”

“……”小光苦恼地挠挠头,“算了,等那边把竹简清理出来了,也许就会有新的线索了。”

“小光,这是整理好的清理出来的第一波的竹简照片……”诺敏推门而入,看到梁渠,差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怎么又在玩猫啊……”

“劳逸结合,劳逸结合嘛……”小光嘿嘿干笑了两声,走上前接过诺敏手中的文件夹,随手翻了翻,“这得有二十多根了吧……”

“嗯,还有不少呢。”诺敏点点头,“说不定能从这里面挖出什么历史秘辛。”

小光听得两眼放光,打了个响指道:“看来我的论文又能有新素材了。”

“好好好,你先把这些竹简里的文字整理出来再说。”诺敏把他推到电脑前坐下,“我还要去清洗那几件玉饰,先走了,拜。”

小光嗯嗯应了,然后就一头扎进了古文字的世界,任凭梁渠怎么叫唤,也是完全听不到的样子。

“野有死麕,白茅包之。君子怀春,吉士诱之。舒而脱脱兮,无感我帨兮,无使尨也吠。”

“这是……在抄《诗经》?怎么抄了这一篇……”小光有点脸红,“还把‘有女’改成了‘君子’……”

“你在说什么?”梁渠一下子蹦到了小光的桌子上。

“没……没什么。”

梁渠怀疑地看了他一眼,直接凑到了电脑屏幕前,看了一会也没太看懂,干脆拖出了小光的手机,用小爪子慢吞吞地输入了“野有死麕”四个字。

小光捂着脸不好意思看他,倒是梁渠面不改色地看完了翻译,玩味地说了句:“这首诗……很有趣啊?”

当然有趣,这压根就是首小黄诗,还是大尺度的野战。

“哪天我们也试试?”梁渠舔了舔小光的耳垂。

“……”小光沉默不语地拎起梁渠,把他丢到了另外一张桌子上,“一边玩去。”

梁渠满不在乎地歪歪头,继续出言调戏:“别害羞么,你看看人家先秦人,多坦荡。”

“……滚!”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