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老柳

原id:无情有思,🌟的cp瞎嗑。

[灿兴]乐坛新人和天王之间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昨天看火山宝宝的《黑粉》,被后准欧巴苏到炸成烟花......于是赶了这么一篇。

CP是后准x蛋蛋在《闭嘴,爱吧》里的韩彬,感觉根据蛋蛋在访谈里对韩彬这个角色的偶然提及,韩彬应该是个蛮逗的人(x)。

所以就设定了这样一个韩彬的形象。短篇一发完,希望大家食用愉快XP

居然被河蟹了心好累- =没想到我这个曾经被人说只会开摇篮车的人也会有被lof河蟹的一天= =大概是因为摇篮变成了自行车?

后准和韩彬的第一次相见,是在公司的琴房里。

彼时后准刚结束了一天的练习,身体已经疲惫到了极点,精神上却不愿意就此休息,硬是拖着沉重的躯体来到琴房,打算再练习一段时间钢琴。

夜色已是很深了,公司里的灯熄了大半,走廊里只留了应急用的几盏小灯,明暗对比之下,隔着老远就能看见琴房依然灯火通明。

还有人跟我一样这么晚来练琴?

后准心下疑惑,他已经习惯了独自一人在深夜的琴房里一遍又一遍地弹奏自编的曲目,这会儿突然冒出个人和自己一起,委实有些不习惯。

他在琴房门口下意识地驻足,玻璃门阻隔不住琴音倾泻而出,婉转悠扬的曲调与白炽灯柔和的光线构造出让人有些痴迷的世界。

钢琴前的人一身米白色的粗线毛衣,领口开得大大的,从侧面能看到一半精致的锁骨和掩藏在毛衣下若隐若现的圆润肩头。泛着一点栗色的刘海堪堪盖住眉毛,从鼻梁到下颔流畅的线条精致得仿佛一件艺术品。

这个人,后准是认识的。

韩彬,同公司的前辈,两年前出道,如今已是大红大紫,在中韩两国都有着高人气,也是公司现在主捧的艺人之一。

韩彬在公司里的名气极大,不仅因为他现在的人气,也是因为他在练习生时期的超乎常人的努力。

韩彬是个中国人,十七岁的时候背井离乡来到韩国当练习生,练习时的勤奋在同期的练习生里是出了名的,以至于那些练习生都在暗地里叫他“练习生之神”。

无论旁人如何冷嘲热讽,能在韩国公司苛刻的选拔下独立出道并且人气一路走高,足以说明韩彬实力非凡。

“来练琴的?”

后准还沉浸于自己的思绪中不能自拔,韩彬已经弹完一曲起身,几步走到了后准面前。

“啊…是!”

“那就去练,光站在这儿看有什么用?”

后准一米八五的个子,站在比他矮了大半个头的韩彬面前,却莫名地感到一阵局促,连眼神都似乎无处安放。

“怕…怕打扰到前辈。”

韩彬看着面前的大个子垂着一双圆圆的眼睛,整个人都是一副不自在的样子,不禁起了逗弄他的心思。

“琴房是公用的,不存在打扰不打扰。”韩彬偏了偏头,“不过刚才你听的曲子,是我准备放在solo专辑里的。”

“作为回报,你是不是也应该弹一首你作的曲子给我听?”

后准的大眼睛亮了亮:“前辈愿意指导指导我么?”

“看你表现。”韩彬走到另一张琴凳边坐下,抬了抬下巴示意后准开始。

后准深吸一口气,一步一步走到了钢琴前。

方才还有些颤抖的手指在触上黑白琴键的那一刹那变得自如,轻快的调子自跃动的指尖流出。韩彬托着下巴打量着面前完全沉浸在钢琴世界中的青年,另一只手则放在琴凳上,轻轻地打着节拍。

一曲毕,后准像是瞬间被打回了原型,原本从容不迫的表情一下子又变得紧张兮兮,像个在等老师公布成绩的小学生一般眼巴巴地望着韩彬。

“嗯......”韩彬思索了一会,突然问道,“你听过我的曲子么?”

后准呆了呆:“听过。”

“弹一首来听听。”

后准摸不清韩彬在想什么,不过还是乖乖照做了,老老实实地弹了一首韩彬的出道曲《一个人》。

“发现了么,我们的曲风完全不同。”韩彬摊了摊手,“不过我觉得你的曲子很有趣。”

“欢快的表面下,又有股沉郁的味道。”韩彬冲着他眨眨眼,“看来小师弟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呦~”

后准被他这一段话噎得不轻,刚想解释点什么,韩彬却已经起了身,随意地冲他挥了挥手。

“好了好了,很晚了,早点回去休息吧,身体才是出道的本钱。”

后准再一次见到韩彬,便是一个月之后的事了。

公司投资制作了一部电影,定的男主角是韩彬,女主角也是公司的一姐。眼见开机在即,男二号的人选却迟迟未决,练习生都估摸着这个机会是要留给即将出道的新人的,于是一个个摩拳擦掌,都盼望着机会能掉落到自己头上。

后准被负责人叫去办公室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他和高翔、艾琳的组合本就在出道的预备役里,现在突然给了他这么个机会让他去参演电影,还是个男二号,实在是让他觉得措手不及。

“理事...演了这部电影之后,我们还是按照原来的组合计划出道是么?”

“当然。”负责人道,“是韩彬推荐的你,林导演调了一些你的资料,看了以后觉得确实合适。”

“好好表现。”

一想到要再次见到韩彬,后准就紧张得不行。对方给了自己这么好一个机会,偏偏现阶段的自己又完全无法报答。

早早来到片场的后准坐如针毡,绕了一圈几乎跟剧组上下的每一个人都打了招呼,一张帅气的脸笑到快要僵硬,才终于等到了韩彬。

“来了啊。”后准还在迟疑着怎么进行开场白,韩彬已经率先拍上了他的肩膀,“剧本都熟悉了么?可别给我丢人啊。”

后准觉得自己简直快哭了,这哥怎么永远不按套路出牌。

韩彬看着后准着一脸纠结的表情,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摇着头道:“别傻站着了,跟我聊聊角色吧。”

电影的剧情其实十分简单,讲的是一个有着音乐梦想的少年追逐梦想并且成功的故事,后准饰演的男二号是韩彬饰演的男一号“相爱相杀”的对象,两人一路竞争,到最后才终于冰释前嫌,共同完成了一场史无前例的钢琴合奏。

后准在对这个剧本的琢磨上是下了大工夫的,一说起自己的见解顿时滔滔不绝,直到半个小时之后口干得不行才意犹未尽地停下来,拿起放在地上的矿泉水拧开瓶盖一阵猛灌。

“电影里这两个角色弹奏钢琴时的曲风要既截然相反又殊途同归。”韩彬笑了笑,“这就是我为什么会推荐你的原因。”

“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好好演,我相信你的实力。”

韩彬丢下这句话之后就带着助理跟剧组里其他人打招呼去了,留下后准一个人在原地沉默地一遍又一遍地擦拭唇角早已不存在了的水渍。

电影的拍摄过程十分顺利,后准也和韩彬越发熟悉了起来。

后准觉得韩彬这个人简直矛盾极了,表面嬉笑怒骂,像是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内心却是这样一个柔软的人,柔软到愿意尽一切的善意,让身边的人感到温暖。

这样的一个人,真的很难让人不产生好感。

电影上映之后反响不俗,这部电影虽然剧情简单,但因为整个故事围绕着音乐展开,自带了一种文艺而清新的氛围,再加上男女两位主演人气,票房自然节节攀升。

“恭喜阿准,第一部电影就取得了这么大的成功。”庆功宴上,电影的发行商代表端着杯酒笑眯眯地递给后准,“这杯酒敬你,也让我沾沾未来大明星的福气!”

秃顶的矮胖男人顶着这么一张油腻的笑脸,让后准感到一阵反胃,但作为一个新人,总不好就这样回绝别人的敬酒。

“盛总啊,阿准当初可是我推荐进组的,怎么着这杯酒也得先敬我啊。”还没接手的酒在半路就被韩彬劫下,后准目瞪口呆地看着韩彬直接抢过了那杯酒饮下,笑呵呵地对对方道,“阿准是新人,又是我的同门,我怎么着也得多多关照,盛总你说是不是?”

“找机会尽快带我出去。”

韩彬在后准耳边低低说了一句,便又去跟那个盛总寒暄。后准有些反应不过来地呆了一会,然后急急掏出了手机,假装在接电话。

“哦...啊徐姐啊,对我是后准。什么?对对对彬哥在我旁边。好的好的我这就带他回去。”

后准把手机塞回口袋,回头一看发现情况已是有些不对,韩彬白皙的脸上飞上一片红云,双眼已是有些迷离,那个盛总摸上了他的手,一双眯眯眼笑得连缝都快没了。

“对不起啊盛总,公司有急事叫我和彬哥回去。”后准一把拽出了韩彬的手。

盛总显然还不死心,嚷道:“韩彬的事不通知韩彬,怎么反倒通知你?”

“经纪人联系不上彬哥。”后准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是打了几个电话彬哥都没接。”

那人被后准一瞪,气焰顿时短了半分,在他迟疑的功夫,后准迅速架起了韩彬已经有些发软的身子离开了酒店。

“你说你,是不是傻,看不出那王八蛋肯定往酒里下了药啊,还傻乎乎地去接......”一出酒店,韩彬就开始用暴风韩语止不住地数落后准。

后准沉默一瞬,方道:“明知道那酒有问题,哥你还帮我挡。”

“我哪有你那么傻。”韩彬抬起胳膊在后准眼前晃了晃,宝蓝色的西服袖子湿了一大片,“那酒起码有一大半都被我倒了。”

刚说完这句话,韩彬就脚下一软,要不是后准眼疾手快地扶住了他,恐怕大明星就要在马路上现场表演平地摔。

“艹!这王八蛋到底下了多少药......”韩彬飚了句后准听不懂的中国国骂,踉踉跄跄地被后准扶着走。

“哥你要去哪?我送你。”

“回......回家。”

因为离约定的散场时间还早,公司接送的车辆完全不见踪影。后准无奈之下,只好打了辆车送韩彬回家。

一辆人力自行车

第二天后准对着韩彬简直尴尬到无以复加,韩彬却像没事人一样揽着他的肩膀,让他请客感谢自己没让他落入火海。

韩彬的一派光风霁月,让后准也很快从尴尬里脱离了出来,只是他明白,自己对韩彬的感情,发生了某些微妙的变化。

随着电影热度的上升,饰演影片中男二号的后准很快就引起了关注,后准高大的身材、英俊的面容迅速地帮他圈了一堆颜粉,在知道影片中男二在比赛过程中演奏钢琴曲全是由后准自己创作的之后,才华饭也是源源不断地加入了花痴大军。

后准通过这部电影一炮而红,这完全在公司的意料之外,如果此时再让后准以组合身份出道,必然会造成组合在出道初期人气便完全失衡的情况,也不利于公司获取更大的利益,公司高层讨论之下,最终决定让后准以个人身份出道。

出道的第一件事,就是再炒一波因为电影而大火的“后韩”CP——让后准出演韩彬新专辑主打歌的MV。

一天的MV拍摄结束,后准垂头丧气地回到了保姆车上,刚一打开手机就听到了一阵微信提示音。

彬彬:怎么了小明星,痴呆了一整天了。

彬彬:别为着拍我这首歌的MV把自己折腾抑郁了,我可付不起治疗费。

后准最近的心情确实糟糕到了极点。

当初约定好的组合出道突然变成了自己先出道,高翔和艾琳对自己都是满腹意见,高翔更是在公司里堵了他几回让他解释,最后一次更是险些动手打他。

多年的朋友关系变成了这样,还是因为自己破坏了约定而造成,后准自责到了极点,情绪不振,就算是遇到了高翔也是由着他骂,从不还口。

“哥,我本来是和两个朋友约定好了组合出道的,可是最后却阴差阳错地自己先出了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们。”

后准将满腹的话打出来又删掉,最后只留下了这么两句,发给了韩彬。

不到一分钟韩彬就回了消息:“你这是在怪我咯?”

“不不不哥我不是这个意思!!!!!”心急之下后准打了一连串的感叹号。

彬彬:怎么不是?要不是我推荐你去演电影,你也不会提前出道。

后准的内心一片崩溃,正在纠结着该怎么解除误会,那边韩彬又发来了一条消息。

彬彬:好啦我开玩笑的。

彬彬:别纠结那么多,当时那个情况下,你要是拒绝公司的安排,说不定公司高层一气之下,你会被直接雪藏,再也没有出道的机会。

彬彬:年轻人,看开点。你们既然是朋友,就该相互谅解。

纠缠后准多日的心结,终于韩彬这段话解开了一半。

一年后,外形才艺俱佳的后准已经成了圈子里的后起之秀,被邀请参加一个颁奖典礼,并最终夺得了“最佳新人奖”。

后准从担任颁奖嘉宾的韩彬手里接过奖杯,伸出手给了韩彬一个大大的拥抱。

拍照的声音此起彼伏,后准站在话筒前从容地开始了自己的获奖感言。

“首先我要感谢音乐盛典,给我这样一个奖项,这是对我的作品的认可,我以后会继续努力,创作更多更好的音乐作品。

其次我要感谢公司对我的培养,以及粉丝对我一直以来的支持,我爱你们。

最后我要感谢韩彬前辈,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帮助。”

可以想象,“后韩”的CP粉今晚又要欢呼了。

后准对自己的获奖感言,尤其是最后一句感到特别满意。

散场之后后准更是克制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抱着许久不见的韩彬不肯撒手,韩彬无奈地笑笑,也就由着他抱了。

谁知道第二天二人拥抱的照片被人模糊处理之后发上了微博,顶着标题《新晋歌手后准与天王韩彬后台接吻,疑似出柜》。

这条消息瞬间占领了各大头条,网民们为之沸腾。后准和他经纪人的手机直接被打到了关机,有点门路的记者又立刻找到了后准几个助理的手机号狂轰乱炸,没门路的就堵在公司门口一步不离。

后准自昨晚接到高翔冷嘲热讽的电话之后就开始心神不宁,待到今早看到新闻之后,第一感觉竟然不是慌乱,而是解脱。

首先是自己对高翔二人的愧疚终于可以到此结束,其次......

我大概还得感谢他,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让我坦白内心的一切。

后准笑了笑,拨通了韩彬的私人号码。

熟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韩彬的声调与平时无异:“阿准啊,你别急,我的团队已经开始公关了,一个小时之后就会发通稿解释清楚,到时候你跟着后面回复一下就可以了......”

“韩彬。”

“啊?”

韩国对礼仪二字要求得极为严格,后准身为后辈,在最初认识韩彬的时候,每一次称呼都规规矩矩地叫着“前辈”,后来熟了,便按照韩彬口里的中国规矩叫他“彬哥”,偶尔撒娇的时候,也会肉麻地喊几声“彬彬”。

从没有一次,像这样连名带姓地喊出他的名字。

“我想问你,如果我打算就此向你表白,然后正式出柜,你能接受么?”

“......”

韩彬久久的不回应让后准有些慌了神,握着手机的手不自觉地越来越用力,指节都开始泛白。

许久之后,韩彬才轻笑着答了一句:“好啊。”

“不过你可要回应得帅气一些,我的男人可不能丢人。”

后准听着那人慢悠悠的声音,感觉整颗心都像被棉花糖填满,一丝一丝地往外溢着甜。

“放心吧彬彬。”

“有你的我,肯定会一天帅过一天。”

评论(5)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