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老柳

原id:无情有思,🌟的cp瞎嗑。

[卢德铭x二月红]须臾(试个水)

卢德铭x二月红,非cp友情向,勉强当个史向同人看吧_(:з」∠)_先码一段试水。

也不知道该打什么tag……

-。

像卢德铭这样受过新文化教育的新青年,对传统的戏剧,或多或少都是有些抗拒的。

在他们眼里,那些咿咿呀呀的唱腔与旧时代有着千丝万缕解不开的联系,他们憎恨厌恶着旧时代,连带着对所有跟旧时代沾亲带故的东西抗拒。他们爱看的,是那些从《易卜生号》里走出的新剧,高歌着戏曲改良和自由发展,将传统戏剧归进该被扫除的旧文化里。

所以,二月红这位戏曲届的大拿来到成都的消息在学校里只引起了一阵忿忿,戏迷们一票难求的盛况同他们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倒是即将在学校里演出的新剧《娜拉》让他们忍不住翘首以盼。

演出的那天,礼堂里人满为患。卢德铭和一起来的同学被人群挤散了,眼看演出就要开始,他也懒得再去寻人,只留在原地等着演出正式开始。

舞台上的娜拉从迷茫到清醒,从依附到独立。她像是一面摇曳在时代前沿的旗帜,鼓舞着每一个同样希望奔跑在时代前沿的人,为自己的自由和独立而抗争。

“离开之后,又能如何呢?”卢德铭突然听到身旁的人自言自语,“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梦醒之后无路可走。”

卢德铭这才注意到身边站着的人,那人穿着一身暗红色的长衫,面容英俊清秀,明明穿着这样热烈的颜色,却通身清冽的气质,按照中国传统的说法,是个不折不扣的“浊世佳公子”。

卢德铭此刻却无心欣赏这人过人的外貌,只一心反驳他刚才的话:“怎么会无路可走呢?女人难道便不能独自安身立命么?”

“或许以后可以,但现在……”那人摇了摇头,“几千年根深蒂固的观念,绝不是一朝一夕改变的了的。”

“不是回去,便是堕落,又或者是牺牲。”那人喃喃自语,“可是牺牲又如何?不过是一时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一人不够便十人,十人不够便百人!”卢德铭不自觉地提高了音量,“哪有革命不用流血的!若是我的牺牲能为新时代添哪怕一块砖瓦,便甘之如饴!”

“有志气!”那人赞道,“想不到小兄弟年纪虽不大,胸怀气度却是远胜鄙人。”

“鄙姓红,不知小兄弟可愿交我这个朋友?”

*《易卜生号》是《新青年》的戏剧专号,讲新剧的。易卜生的剧本《娜拉》讲的是女性觉醒,由胡适翻译,在当时的中国掀起了一场热潮。

评论(3)

热度(8)